为了考上中央美院

2017-12-30 12:49

一次偶然的机会,竟成了余武人生的转折。余武误打误撞地进入了北京一家家装公司当起了设计师,600元的底薪早已让余武喜出望外。刚进公司,连电脑开机都不会,更谈不上使用软件设计效果图,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余武只能选择手绘。没有想到,一张张色彩缤纷,设计独特的手绘图却吸引了顾客们的眼球,格外受宠。

如今的余武,还很怀念初到北京时,房东曾在他在“贫困线”挣扎时给他吃的那碗涮羊肉汤。10年前,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“毛小孩”只身一人,独闯北京。和余武一样,当年也有很多怀揣梦想的青年无怨无悔地选择了这条路,但却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“幸运”。

也正是余武骨子里有着勇者无畏、敢闯敢拼的特质,使他不放弃任何与他擦肩的机遇。听说中国电影博物馆在海内外招标室内展示设计方案,22岁的余武准备带着一同事跃跃欲试。当天,到了投标现场,余武就被场面惊呆了:所有来参加投标的公司都是国内外行业内的“大牌”公司,老板们都是西装革履,光鲜夺人,开着宝马奔驰来投标。而余武他们什么都没有,甚至连手提电脑都没一台。现场,这两个“小毛孩”引来了旁人异样的眼光。由于设计行业不受资质的限制,最终,余武创意的设计方案让人眼前一亮,获得全球投标第一名。从此,余武如一匹黑马横空出世,他的公司也成了业内人瞩目的焦点。

他曾为取一元钱步行几十公里,也曾在除夕夜独自一人躲在角落啃馒头,而如今通过不懈的努力,他成为了年营业额上亿的公司大老板

凭着名气和余武诚信待人的处世原则,公司的业务应接不暇。一天,一个项目负责人来到北京,想邀请余武帮着建一个纪念馆。余武一听是在河南的贫困县兰考,又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就拒绝了。没想到对方仍不死心,又是电话约他见面,又是托朋友说好话。终于,客户“三顾茅庐”的诚意打动了余武。经过沟通,余武才得知,原来这个项目居然是焦裕禄博物馆。他立即接下了这个项目。“我不是纯粹的商人,我想要的公司并非要成为最大的公司,但是我希望它成为最有特色有影响力的公司。要做到这一点路还很长。”如今,28岁的余武校准好了自己的航向,他想继续在展览行业为中国更多的博物馆添砖加瓦。

从拿起画笔的那一瞬间,中央美院就成了余武心中的最高梦想。为了考上中央美院,余武七拼八凑了500块钱,一个背包,几支画笔,便开始了北漂生涯。初到北京,他租住在五环外“贫民窟”,只要是很晚回家,余武总会捡块砖头用来防身。“有一次,我在铁路上捡了一只刺猬,后来卖了50元,欢喜不已。第二次特意跑去‘待刺猬’时,还真逮到一只。想不到,我遭遇的却是‘守株待刺猬’的故事。”余武笑着说。

1981年,余武出生在平江一个偏远的山村。贫困的家境让他别无选择,1997年,为寻求一份稳定的工作,余武考入了岳阳师范。作为文化班学生,余武却表现出异样的艺术天赋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迈进了美术画室的大门,成了业余的“科班生”。“他是我最应该感谢的一位老师。”回首当年的绘画生涯,余武遇见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“贵人”——李理理老师。没有框架的束缚,扩散的思维教学,在“老李”(学生们给的绰号)的课堂里,学生角色“转换”可以是高中生,大学生,甚至研究生。正是这非传统模式的教学方式,也让余武发现了自我。“自我”与“自由”的融合,勾勒出余武的别样人生。

考了三年的中央美院,余武屡试不中。那年春节,当人们沉寂在喜悦之中的时候,余武却躲在屋檐下一个角落里啃馒头,房东见状,给他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涮羊肉汤。正是这一碗汤,温暖了他,也激励了他。余武暗暗发誓:想要在北京立足,先要学会生存,才能坚持梦想。一定要先赚钱,养活自己。第二天,余武四处奔波,终于找到了一家行画公司打零工当画师。由于临摹别人的作品不是余武的特长,他仍投身于自己的绘画创作。一年内,他仅卖出了一幅画,赚了400元。

26岁,他已经名声在“外”

“我只想简单的生活!”

第二个月下来,余武居然破纪录地挣了4000元。一年后,余武竟成了这家装修公司的“签单王”。空闲时,他开始自学电脑,并“偷学”同事的电脑技术。三个月后,余武的设计更加如虎添翼。第二年,他又一只脚跨进了展览行业,成了一名展示设计师。

2007年4月,德国巴伐利亚的慕尼黑举办的一次世界工程机械展,让国内知名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在3000多个参展商中脱颖而出。原来,为了突显中国特色和企业文化,当时承接三一项目设计的余武提出将1500多平米的展馆都铺上中国的汉白玉石。这种被德国贵族拿来装饰后花园的汉白玉弄来铺展台?“怪异”的思路顿时引来了众多业内人士参观。当天,三一重工的展馆门前是顾客盈门,热闹非凡。随着参展商在德国的展览取得圆满成功,余武在海外也打响了自己的名头。

他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平江山村,勇者无畏是他的特质,认真执着是他的风格。他并非美术专业生,却为考取中央美院执着坚持了三年。落魄时,为买馒头充饥,他曾步行几十公里,连银行仅剩的一元钱都成了他救命的 “稻草”。而如今,白手起家的他已身家颇丰。

北京的冬天很冷,一起床,头顶上就结上冰凌儿,因为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援助,剁辣椒煎熟了,然后沾点盐,就是一顿“美味”。每个月余武几乎就靠馒头和榨菜来维持生活。这样的生活困境曾多次让余武走投无路,在最贫困线上挣扎的时候,为了注销银行卡换来的一块钱,余武曾步行几十公里。但考取中央美院的念头如一团狂热的火焰,一直在他心底燃烧。

“我更欣赏有激情的员工,他可以犯错误,但是不能没有激情。如果对自己的工作都没有激情,我想他一定做不到最好。”从创业到现在,短短五年多时间,余武从一个在“生存线”上挣扎的艺术小青年,变成一个年营业额上亿的公司大老板,这种破茧成蝶的艰辛,也只有他自己能感悟。“没有任何夜晚能够让我沉睡,没有任何清晨能够让我醒来。”在余武的笔墨里渗透着无以言表的凄凉。从北京城东到城西,每天天蒙蒙亮,有一位乡下小青年披散着长发骑着破单车从容地穿过天安门广场。如此一个单调的生活片段,却成了余武三个春秋的全部写照。他,就曾这样一直默默地坚持着他的艺术梦想。时光胶片里,那个小青年的身影从遥远到清晰,那个执着而狂野的身影,那个神圣庄严的广场,都成了余武梦境中无法挥去的影像。

2003年,正值“非典”期间,余武将东拼西凑借来的8万块钱注册了一个公司,业务范围以博物展览、展示设计等为主。起初,在公司里他一人身兼数职:老板,业务员,设计师,文案……不分昼夜,没日没夜地加班。终于,辛勤的汗水为他迎来了公司的第一个大客户——海信。而这一笔“大单”的介绍人也是当初在做展示设计时,很欣赏余武的一个客户。

在北漂的那段苦涩往事里,无数次的挣扎,彷徨,等待……却激发了余武更多的创作灵感。短短三年间,他曾创作出两百多首歌曲,几百张绘画作品。心情低落惆怅时,他会抱着吉他,独自坐在五环铁路边自弹自唱;心情晴空万里时,他也会背着画夹去户外捕捉自然风光。现在的余武,更像一个边缘艺术家,他喜欢独自驾着jeep到那些荒芜人烟的大自然中,去寻找自我,感悟那些单纯而美好的景象。“远离了城市的喧器和纷扰,我更喜欢简单的生活。即便是看着日出日落,花开花谢。”历经风雨洗涤过的余武,如一台黑白相机,不停地在有限和无限的空间里,找寻影像,抑或宁静,抑或狂野。在海边,在原野,在荒漠,在森林,春夏秋冬都有他的足迹……

一碗涮羊肉汤点燃的“财富梦”